夜梓

日常咸鱼

《兰陵王妃》高长恭(陈奕)
P2照片原图
好久不画真人了,一下子没控制住,哭
(*꒦ິ⌓꒦ີ)

7月参与击鼓传画的画,姿势有参考。
摸鱼中的摸鱼
以及终于回家可以画画了

给P2的小安定PS了点萤火虫(大概?)
你的安定穿过了百年时光来了~

刀剑乱舞 冲田组【镜花水月】(三)

诚字旗下

第三剑

付丧神与审神者居住的本丸位于时之间隙,由审神者的灵力构筑,而非存在于现世。又因为时常往返于历史的缘故,众人对于时间的概念也愈发模糊起来。若非时之政府费心地给审神者发了时钟用来提醒他们时间,只怕政府发放任务时在这莫大的时之隙中一位审神者都是找不到的。

一般任务会在每周一次的例会上发布,审神者们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是否接取,例如上次的鸟羽之战,难度不高,被审神者们戏称为日常任务;而有时政府检测到时之溯行军的数量较多或能力极强,会改变审神者出战的模式,变为续航能力较强的联队战等;最为紧急的状况下,政府会直接发布红头文件,让部队编制较完整或在相关时代做任务的本丸来执行任务,这种强制且难以处理的任务也最是让审神者们头疼不已。

从鸟羽回来后,审神者例会上也难得没有太多任务,因此审神者大手一挥,给自己开始放假。将第二三部队派去远征后,审神者又接连显现了数把刀男,有了新的生力军加入,本丸不复先前的手忙脚乱,变得井井有序起来。审神者就将本丸的所有事物都交给了近侍加州清光,理所当然地当起了甩手掌柜,开始了散漫的宅生活。

但俗话说的好: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。

政府发布的红头文件被审神者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。刀剑男士们围坐在桌旁,静待指令。审神者头疼地揉揉额角,将文件递给左手边的清光,示意刀男们传阅。

政府发布的紧急命令简明扼要:

戊辰战争,疑似溯行军出现。

传阅文件的刀剑男士也是异常沉默。戊辰战争持续了一年多,在这么长的时间中,众人根本无从预测溯行军会出现在何时,出现在什么事件中。

“前面去了1868年的鸟羽,检测到溯行军的痕迹消失了。也就是说最起码鸟羽伏见之战溯行军是不会再插手。”药研将手中的文件放回桌上,分析道:“作战的军队主要分为两队,其一是倒幕派,另一边则是新式陆军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要么帮助倒幕派取得战争胜利,要么袭击新式陆军。溯行军只会出现在其中一方势力中”审神者往后一靠,掰起手指细细数了起来,“德川庆喜松平容保西乡隆盛土方岁三、近藤勇……这些人都可能成为溯行军们的目标……算了算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还是先编队过去打探一番再说吧。”

本丸现今显现的刀剑男士共三十三位,战力充足,方便编制。时之政府算无遗漏,也没打算让属于公务员的审神者们摸鱼度日。

审神者沉思片刻,就定下了此次的出阵部队:

“鉴于此次任务情况特殊,第一二部队同时出战。第一部队编入名单:打刀加州清光,打刀和泉守兼定,胁差崛川国广,太刀小狐丸,大太刀太郎太刀,队长由打刀大和守安定担任;任务是潜伏在倒幕派周围,探查溯行军是否出现及活动的目的。第二部队则潜入新式陆军,警惕溯行军控制其他人对陆军指挥进行暗杀,保护重要人物的历史轨迹不被破坏;第二部队编成为:打刀歌仙兼定,胁差骨喰藤四郎,胁差鲶尾藤四郎,短刀小夜左文字,短刀药研藤四郎,队长由打刀山姥切国广担任。”

“那么,各位,武运昌隆。”

阳光从窗外倾泻进来,使少年们的笑也温暖了起来,仿佛他们并不是要奔赴遥远的战场,只是去远方郊游。

但也只是仿佛。

刀剑乱舞 冲田组【镜花水月】(二)

诚字旗下

第二剑

1868年1月,新政府军和幕府军在鸟羽、伏见进行首次战役。正值冬季,鸟羽的气候寒冷异常。新政府军兵力仅为幕府军三分之一,但因为使用了新式步枪,结果是幕府军被击退。经此一役,效忠幕府的各藩纷纷倒戈,为日后明治维新打下了基础。时之政府观测到此战会有溯行军活动,向审神者发布了守护历史不被改变的任务。

穿越时空的时间落点并不准确,大部分时间都会早于关键事件的发生,方便付丧神们做出决策,只是有时会提早一个月,有时会是一天。付丧神们深受其害。此次刚好早了三天,出阵的第一部队决定暗中保护新政府军首脑,斩杀溯行军。所幸结果与队长加州清光的判断一致,众人成功维护了历史。

完成任务后的第一部队撤离交战中的两部,站在远处观战,避免影响战争走向。

“这里就是……鸟羽……”安定喃喃出声。这里,是冲田君在大坂也魂牵梦绕的战场,副长土方岁三代替负伤的近藤勇局长率领新选组参战,可惜在新政府的枪炮下节节败退。

加州清光向审神者汇报战况后回头就看见了沉着脸的大和守安定,望向远处的战场:伏见鸟羽之战啊……拍拍安定的肩膀,“你这么一脸阴郁干什么呢。”与转过头来的安定对视,开玩笑似的说道:“很烦人的呦?”

安定笑笑,又看向火光冲天的战场,“因为……到头来没能和冲田君一起来这里呢。”

1867年以后,由于病情,冲田总司由最前线沉寂下来。伏见鸟羽之战,冲田总司因无法参战而被护送至大坂。

“是啊,那个人虽然喜欢像你这样难使用的刀,但身体却不好呢……”

“说到难用你不是也一样吗?”

“……是啊,真是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这种刀的主人,都没法活得长久呢……”

本想过来提醒两人该回本丸的审神者猛然打个喷嚏,默默地默默鼻子,天太冷了点吧……另外……自己好像勉强算是他们的主人来着。

被审神者的声音惊醒的二人齐齐回头看向审神者,审神者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那个,打扰二位的感怀了,我们要离开这个时代了,过来吧!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好哟!”

“那么,第一部队,任务完成,我们回家喽!”审神者振臂一呼,六刀一人聚集在一起,开启时空传送。

“大将,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传送中,药研在流光的掩盖下靠近审神者,推推眼镜,在审神者的点头示意下问出自己深藏许久的疑惑:“刀剑对前主念念不忘,您难道心中不会……”

“不会啊。”审神者摇摇头,轻轻摸摸药研的头“正因为你们身上带有那么多原主的痕迹,他给予了你们灵魂,现在的我才得以显现你们,才可以遇见你们。我真的很感激很感激他们。”

千百年前,属于冷兵器的那个辉煌时代,刀匠塑其骨,执者塑其魂。

千百年后,时之政府才得以借用刀剑的力量,斗转星移,修正历史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作者:前一章有点BUG,重修了一下。希望大家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