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梓

日常咸鱼

刀剑乱舞 冲田组【镜花水月】(一)

镜中之花,水中之月。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难辨真假。

很多时候,审神者都在思考:所谓刀剑,所谓付丧神,所谓审神者,这些事物,是否存在。他们独行于时间的缝隙中,曾真实存在于历史中,又不应存于历史中,有时虚假,有时真实,连带着那些轶事,便也带上了无数神秘。

他们是历史的见证者,亦是时间的过客。

如同镜中花水中月,可见不可触,真实亦虚幻。

诚字旗下

第一剑

大和守安定是本丸显现的第八把刀剑,与加州清光同为新选组的冲田总司的佩刀,因此在显现后,审神者放心地将其扔给了清光,让清光带安定熟悉本丸。美曰其名清光身为近侍应担起相应的职责,更何况百年前两人还侍奉着同一主人,没什么不熟悉的。所以在审神者与安定见面后,审神者就放心地离开了房间。留下两把刀在房间中相顾无言。

本丸初建,没有太多的人手,于是清光同时担任着第一部队队长与近侍的职责。出阵归来后,得知审神者召唤出大和守安定的消息,清光不经思索,狂奔到锻刀室。自显现后,知道审神者同样可以召唤出安定并使其显现,清光每天都充满了期待,模拟了无数次两人的见面,想象了无数次安定见到自己时的表情。可当两人真的见面后,看着那张自己熟悉的脸庞时,却突然哽住。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。

1864年,池田屋事件,加州清光折。

1868年,冲田总司逝,大和守安定失踪。

百年前的7月,京都的夏一如既往,安定送别随冲田总司离屯的加州清光,坐在庭院中,从天晴等到雨落,等到了折断的加州清光与病发的冲田总司;四年后的7月,大和守安定跪坐在病逝的冲田总司旁,默默消逝。失去了主人的付丧神,只能沉睡在栖息的刀剑中,等待下一位主人。

然后,就是三百年。

“好久不见,清光。听主人说你等了我很久,我……”清光的拥抱止住了安定的话语,安定抬起手,抱住清光。

在本丸等待安定的时间中,清光深知等待的感觉。可自己清楚地知道安定总有一天会来到本丸;而安定却是一个人抱着过去的回忆,等待着可能永远不会相见的未来,那么多年,希望与失望相交,是多么地孤单。

“我没有等很久……安……安定……”清光突然抽噎起来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,安定只好放开手,把清光的围巾拿起来帮清光擦眼泪。然后清光哭得更厉害了,“安定,对不起……哇啊,对不起,如果我……我当初没有折断的话,就……你就不会一个人孤单地……对……不起。”

“没事没事的,我们现在又再见了不是吗?”安定安慰地拍拍清光,“只是三百年而已,我、不、介、意、的。”清光的折断并非冲田君与清光的本意,但是三百多年的等待,总是要出出怨气的不是吗。

门外偷窥的付丧神与审神者:安定,安定,黑化了。

清光:啊,安定超在意的。

时隔百年,少年们又再次相遇,如三百年前的那个清晨一般,拥抱在一起。

这次,希望他们以前没有来得及诉说的话语,能够得以言语。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作者:大家好,我是作者。文笔不足,还请见谅。这篇文将描写刀剑们之间的羁绊,会分为几个篇章,第一篇《诚字旗下》写的是冲田组的故事,存在一定的作者私设,及部分ooc。希望大家可以喜欢。

 

评论

热度(17)